陈言务趣

越倦/江一除。

脑中有千秋,下笔如日狗。

欢迎扩列,门牌号2990012168。更多见置顶。

「爱我所想,想我所写,写我所爱。」

反正有转载键点了能用的就是开放转载的,随便搞啦…请不用麻烦来敲我。

但是打赏这个键纯粹我手残开启,不需理会。

还有,我有一个问题。

…请问大家为什么那么喜欢转载我的沙雕日常?

吓到删博。

1

试水CP这种事。

我走的很安详。

[不是。

[一二独]人类和灵魂的恋爱可能性.

/DRB·一二独.

/私设如山·小学生文笔·OOC严重·无差向注意避雷.

!角色死亡设定注意!有女体化剧情注意!


/陈言务趣.


映射着霓虹的一线又一线,在人造的星辰间细密地织成了新宿的雨夜。


“真是见了鬼了,那种要求我怎么可能同意啊!——不如说,肯定没有人会同意的吧!”大声抱怨着的青年从一边巷中走出,侧着头夹着智能机,手中胡乱翻动着一沓工作报告。“真是倒霉…”


“不如去死好了。”他赌气般小声嘟囔着,而一滴雨从头顶伞檐滑下落在纸上,洇湿开一个深色的圆,他暴躁地用袖口擦拭着,骂出一句脏话。


“那种事情怎么可能...

7 31

卧槽开车掉码。

我不是我没有我没有想上独步dnfiuwqebniwqpoewqopwei

…不过因为这个关注我的大号还是算了吧,抓头,删档了删档了。

明年再发[???]

MOB这种车这辈子都不会再开第二次了,罪恶感真的强呜呜呜呜呜呜呜

/梦境奇妙定律·一/

/梦境奇妙定律/
“当你在一个爱你的人面前说出另一个爱你的人的名字时,你将遗忘和另一个爱你的人有关的所有事。”
/
我是许荟。
我的男朋友最近有些奇怪。
他以前也是个奇怪的人,他很高,脸很清秀,但不爱说话,遇到女孩子就会沉默,硬要他说话就会结巴。
最后是我在一众学妹中脱颖而出,不是因为我长得好看,而是因为我敢告白。
告白成功的时候,我记得我送给满脸通红的他第二杯可可奶茶。如果他不答应我的告白,我就会自己喝掉第二杯,在失恋的悲愤下和六克反式脂肪酸相拥而泣。
你瞧,我和他的每一件事情我都记得如此清楚。
因为我爱他。
但最近好像有什么开始变得不一样了,在我下方便面的时候,他不再在我背后小声叮嘱我应该改掉不健康的饮食习惯...

2 11

/置顶/

佛系置顶,每月一换。[不]


越倦/江一除。


目前主坑:恶狼游戏/DRB。

主推:新村洸/饴村乱数。

主厨:森伦太郎/霜月雪成 梦野幻太郎/观音坂独步

CP向:伦洸/朋雪 帝幻/一二独

每坑固定一推二厨。

无洁癖,日常无差,清水文手,不拆可逆,观音坂独步/饴村乱数个人混邪向。

床下不雷对家,逆R安利骂妈。


间歇性疯狂高产,持续性底层白嫖。


坐标黑龙江,性别卷子,年龄十七。


决战平安京频道炮轰对面骂娘选手,段位大属,欢迎开黑,ID江一除,日常死在辅助位,跃跃欲试卖射手。


双相情感障碍二型已确诊,目前休学状态,不积极治疗中。


月更新字数在3w上下波动。


弹丸/凹

2 8

[伦洸·朋雪]猫狗同檐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恶狼游戏·伦洸.

/小学生文笔+OOC严重.朋雪成分.注意避雷.

/朋雪设定部分来自久田柑老师.感谢授权.


/知乎体·猫狗同檐是怎样的体验?


/陈言务趣.


陈言务趣  +关注

间歇性疯狂高产,持续性底层白嫖。


就俩字。


自闭。


——更新——


我靠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赞???原来我不是一个人,猛虎落泪.jpg


讲一讲我们家的喵星人和汪星人。


我首先是买了只喜马拉雅 猫,艹,纯白的,猫中贵族澄翠瞳,那叫一个优雅。结果三个月后我把另一条小萨摩耶领回家,没两天我们家。


天花板就炸...

47

[朋雪]城堡里的魔女.

/恶狼游戏·朋雪.

/魔女集会PA.

/小学生文笔+OOC严重.有伦洸成分.注意避雷.


/陈言务趣.


魔女的城堡周围盛开着大片的鲜花,会吃掉每一个闯祸的小孩。



霜月雪成做了他人生十三年来最有出息的一件事情:离家出走。


第一次,也会是最后一次。


因为他现在正面临着摔进大片玫瑰花丛然后被人拎起来的命运,或许还会被吃掉,因为据说盛开着大片鲜花的城堡里,住着一个吃小孩的魔女。


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发现他的人并没有像王国守卫军一样拎着他的脚踝把他从花丛中拽出来,之后才脸色煞白地发现这是自家的王子殿下。迎接他的是一个柔软的怀抱。


魔女...

4 49

Hi,十七岁!

祝我自己生日快乐!

\( ̄︶ ̄)/

谢谢祝我生日快乐的大家!!!

16 18

[恶狼高校·伦洸]新村学长!请问你为什么不笑!

/恶狼游戏·伦洸.

/恶狼高校设定相关.

/私设如山·小学生文笔+OOC严重·注意避雷.

/魔改自空间看到的一个岛国节目的视频短片…提前注明.

/新村学长!请问你为什么总是不笑呢!

/陈言务趣.

风在天台上吹过,高台上空无一人,而教学楼下却人声鼎沸,学生们在操场上拥挤成一片白色的海洋——那是校服的颜色。

“好,那么下一个要上台的——”从音箱中传出主持人不甚真切的声音,他一手捏着话筒,一手在风中抖着那张几乎被吹碎的名单纸,努力地辨认着上面的字迹。“是二年级的,森伦太郎同学!”

另一位主持人抬起头:“好,请他上——”戛然而止。

“啊,抱歉...

3 105
 
1 / 9

© 陈言务趣 | Powered by LOFTER